倾国倾城的香港美人为爱息影一生逃不过一个“情”字

倾国倾城的香港美人为爱息影一生逃不过一个“情”字

她17岁出道,26岁退隐,前后不过十年时间,却创造了属于自己的经典。香港美女各具风格,时尚如钟楚红,清纯如李若彤,唯有她将纯情与时尚完美融合,演绎出妖狐鬼魅的绝代风华。

观众们迷恋她的清新脱俗,说她美得像飞落人间的天使,影迷们陶醉于她的万种时尚,称她为不可方物的魅力精灵。

然而,这位倾国倾城的香港美人却一生情路坎坷,几度为爱息影。如今,虽已退出娱乐圈几十余载,她的美仍留存记忆、给人无限遐想。

王祖贤出生于台北一个书香门第的家庭。祖辈身份显赫,父亲则是台著名的篮球运动员,王祖贤还有两个哥哥,身为家中老幺的她,从小备受关爱。

中学时期,王祖贤就已经出落得身材高挑,一方面,在父亲的影响下她开始对篮球运动产生兴趣,另一方面,教会学校繁重的功课和过于严格的管理也让王祖贤倍感不适。在父亲的支持下,王祖贤转学至怀生国中,并顺理成章加入了篮球队。

至今,王祖贤打篮球的视频仍在网络上广为流传,视频中的她,青春洋溢、健康自信,一条23秒的长镜头连中7球,大家看后惊呼:这,不就是《灌篮高手》里真人版的赤木晴子吗?

天生丽质难自弃,靓丽的外形,让王祖贤不管走到哪里都能成为众人的焦点。在一次篮球赛上,摄影师宋立平一眼就关注到了这个身高腿长、形象出众的姑娘,找她拍摄了阿迪达斯的策划。这一年,她只有15岁。

两年后,宋立平担任摄影的《今年的湖畔会很冷》需要一个清纯而有魅惑力的女生饰演江若萍,宋立平立马就想到了王祖贤。电影里,她秀发及肩,白衣、黑裤,清水出芙蓉,不染纤尘。

明媚的阳光下,她的眼睛里闪烁着动人的光泽。《今年的湖畔会很冷》获得了金马奖最佳摄影奖,颁奖典礼上,香港邵氏影业的女掌门方逸华无意中看到王祖贤的一个片段,十分喜爱,当即以28万港元买下了她与“高达”签订的合约。

初来香港的王祖贤并不事事如意,虽然邵氏为她安排住处、对她照顾有加,但因为语言不通,王祖贤称自己“当了整整三个月的哑巴。”听不懂、也不会说,连被人骂她都不知道。

神奇的是,就在这三个月后,王祖贤突然开窍,学会了粤语,她还径直跑到之前骂她的那个人面前“报仇”,说:“我知道你当时说我什么了!”

就是这么一个懵懂可爱,却带着一股倔强和冲劲的王祖贤,日后在香港邵氏大放光彩。

《天官赐福》、《打工皇帝》、《杀妻二人组》、《义盖云天》……1895年到1897年这三年间,王祖贤穿梭于各个剧组之间,马不停蹄地开辟着自己的事业。

此时,与她合作的导演就已经是尔冬升、徐克这样的著名导演,和她搭戏的更是周润发、张国荣等一众如日中天的男明星。影片一经播出,王祖贤就凭借自己青春靓丽的形象让观众眼前一亮,迅速晋身一线女星行列。

真正使她在华语影坛占据一席之地的,还要归功于那部旷世奇作——《倩女幽魂》。

1987年,王祖贤与张国荣一起拍摄了《倩女幽魂》,她扮演的聂小倩颠覆了旧日影片中丑陋可怖的女鬼形象,女鬼小倩既明澈似水,又摄人魂魄;既玉洁冰清,又时尚蚀骨。

尽管迄今为止,《倩女幽魂》已被几经翻拍,但王祖贤的女鬼形象,还无人能出其右。

难怪作家韩松落评价道:“江南江北,世世代代有人横空出世。但,从此人间,再无小倩。”

就是这个日后成为荧幕经典的角色,却差点与王祖贤失之交臂。原来,徐克拍《倩女幽魂》时,男主早定了张国荣,女主却从没想过王祖贤。

一来因为王祖贤个子太高,不好跟哥哥搭戏。二来在徐克眼里,王祖贤是一个开朗阳光的现代女性,跟聂小倩婉约凄美的风格离得太远。但王祖贤觉得这个角色非自己莫属。

她先后给施南生、徐克打电话毛遂自荐,徐克拗不过她,便让她来试镜。王祖贤一穿上聂小倩的衣服,徐克就惊艳了,说:“你就是聂小倩,连妆都不用化。”

《倩女幽魂》上映后大获好评,风靡整个东南亚。王祖贤也凭借聂小倩一角,成为香港电影的顶级女神,也成为人气最高的亚洲女明星。

国外人选她为最受欢迎的外国女星,对王祖贤的美认可到极致。国外人说她是清纯鼻祖,亚洲初恋,还有人叫她“垫板女神”,把她的照片贴在硬纸板上折成铅笔盒,方便欣赏。

直到现在,“王祖贤”三个字在国外都还是美的代名词。影视剧里赞一个人好看,就说她像王祖贤。

王祖贤就此迎来了自己的事业巅峰。之后整整七年时间里,王祖贤一鼓作气,接连拍摄了一个又一个经典角色,从《青蛇》里自由自在、敢爱敢恨的白素贞,到《东方不败》里痴情贞烈、为爱生死的雪千寻,个个都美得惊心动魄,爱得轰轰烈烈,成为永恒的时代记忆。

王祖贤所饰演的这些角色,大都有着为爱而生,因爱而死的宿命,他们与恋人相爱,却不能执手白头,这恰如她自己的坎坷情路,注定是情深缘浅。

就在王祖贤离开台去香港发展的那一年,齐秦凭着一首《北方的狼》在台声名鹊起。

一年后,经纪公司趁热打铁,让他担任电影《芳草碧连天》的男主角,并且给他选择女主演的权力。据齐秦回忆,当时他在钟楚红、关之琳等女星中一眼便选中了王祖贤。故事并没有往一见钟情的道路发展,他们的爱情更像是“不打不相识”。

初见之际,齐秦把精心准备的花环挂在王祖贤的脖子上,谁料这一行为招来了王祖贤的反感,见到他第一句话就是:“我最不喜欢花!”两人在一起去试服装的路上,身高177的王祖贤对172的齐秦漫不经心地问到“哎,你怎么这么矮啊”。如此一来,两人的关系十分紧张。

为了给两个人创造缓和的机会,制片方要求齐秦教王祖贤唱歌。这边心情不快的齐秦故意和朋友出去喝酒,迟到两个多小时,另一边王祖贤苦苦等候,正憋着一肚子火。当酒气醺醺的齐秦赶到录音室时,王祖贤正要转身离开。齐秦突然一把抓住王祖贤的手腕,说“吻我”,王祖贤竟也鬼使神差地照做了。两人的爱情就此拉开了序幕。

齐秦在自传《我心狂野》中这么写道:“有人说,爱上你曾经讨厌的人,最是无法自拔。我和王祖贤之间,谈得就是这种恋爱。”

在公开恋情的初期,王祖贤的母亲就强烈反对两人在一起,因为年少时的齐秦放浪形骸,有过进感化院的经历。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所托非人,而这个“坏小子”显然不是理想的人选。此外,王祖贤当时的事业重心在香港,齐秦则初在台出道,明星之间的异地恋更是格外辛苦。

那段时间,齐秦的情歌,几乎都是唱给王祖贤的。难忍相思之苦的齐秦,仅用了15分钟,就为王祖贤写下了那首至今仍脍炙人口的歌曲——《大约在春季》。

这首真挚隽永的情歌不仅让远在香港的王祖贤泪湿眼角,也软化了王妈妈一贯强硬的态度。

1990年,在拍摄《倩女幽魂Ⅱ:人间道》时,王祖贤结识了富商林建岳。当时她一个人在香港打拼,势单力孤,娱乐圈的激烈竞争和黑道的骚扰恐吓令她经常如履薄冰,林建岳好几次伸出援手,为她解围,上演了“英雄救美”的戏码。他的照顾和保护逐渐打动了王祖贤的芳心。

但林建岳早在1980年就与童星出身的台女演员谢玲玲结婚,并已经生有5个子女。

林建岳虽然给过王祖贤山盟海誓的承诺,但终究只是镜花水月。林建岳的父母只认谢玲玲这个儿媳,并以家产做胁迫,最终,林建岳还是选择了“江山”,辜负了“美人”。

多年后,在《志云饭局》上,谈到自己当年的行为,林建岳甚至无不自鸣得意:“我做不到和老婆分手,所以要解决掉和王祖贤的关系,我不喜欢拖泥带水。”

林建岳的母亲当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更是对两人的交往充满了鄙薄,她称:“就当儿子是花了2000万去‘叫鸡’好了!”

那句谩骂如同当头一棒,让她瞬间清醒,自此,她远走加拿大,一别三年,杳无音讯。

就在王祖贤出走加拿大这段时间,前男友齐秦不仅为她站出来说话,还推出了他的新曲《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借此表达对王祖贤的思念之情,远在加拿大的王祖贤听到后感动不已。两人随即复合。

沉寂三年的王祖贤,首度出现在齐秦《悬崖》MV的镜头里。MV里,王祖贤身着黑裙,光着脚在沥青路面上狂奔5公里,脚底和脚趾都磨破了,疼痛难忍。但她说:“只要齐秦的唱片卖得好,一切都值得!”

1999年,齐秦和王祖贤婚讯频出,更有消息称他们已买好了婚房,准备在西藏举行婚礼。这段长达十几年的爱情长跑眼看就要修成正果。就在王祖贤以为即将过上她最向往的婚姻生活时,一个女人的出现打碎了她的美梦。

2001年,齐秦的前女友方美芳突然出现,她以齐秦14岁私生子的名义,将齐秦告上法庭,并索要抚养费1500万台币。而在此之前,王祖贤对此事一无所知。

官司折腾了很久,将两人准备婚礼的热情以及她对未来幸福的期许几乎消耗殆尽。这场众人瞩目的世纪婚礼,最终变成了一地鸡毛。

一直以来,王祖贤对待感情就像她的外表给人的感觉一样,冰清玉洁又真诚炙热。她的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而齐秦隐瞒私生子这粒沙子显然触碰到了她的底线。虽然她体谅齐秦的苦衷,赞成齐秦提供抚养费,但这样的欺瞒还是令她黯然神伤。

“回首王祖贤和齐秦一路走来的分分合合,或许私生子风波只是导火索,真正的问题还在“复杂”二字。齐秦在自传中揭露过自己的童年伤疤,说他的父母不和,父亲更是家外有家,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齐秦从未体会过家庭的温暖。

反观在单纯环境中长大的王祖贤,一直渴望的不过是一份温暖纯洁的感情,和幸福平凡的日子。这一切,齐秦并不能给她。

同年,王祖贤拍摄的文艺电影《游园惊梦》上映,影片中她所饰演的荣兰与她以往的角色大为不同,那是一个一心要摆脱封建束缚的独立女性。而这也正是王祖贤此时此刻的内心写照。

二十几岁时,王祖贤心心念念渴望着婚姻和家庭,认为女孩子最终都要找到归宿的。

而今历经千帆之后,三十多岁的王祖贤却说:“在我的字典里,没有结婚这两个字。”她对婚姻也有了不同的看法,“我觉得结婚,一对配偶,一定是精神层次上达到共识。人的一生当中,很难这么幸运,碰到跟你精神上有共识的人。”

王祖贤在《游园惊梦》的发布会上宣布息影,“这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部电影,这些日子我看尽了全世界的悲惨意外,突然惊觉时间不够用,所以我决定要退出影坛,过不用化妆品的生活,做一些想做的事情。”

没有人知道,压垮王祖贤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对情感的失望还是对事业的倦怠,又或两者兼而有之。我们唯一知道的是,王祖贤在2004年拍完最后一部电影《美丽上海》后,就再也没回来。

2009年,有人拍到一张疑似王祖贤出家的照片,令很多人唏嘘不已,以为她看破红尘,遁入空门。尽管后来证明是讹传,但她对佛法越来越痴迷,日益笃诚确是事实。

如今的王祖贤常住加拿大,深居简出,每天煮饭、逛街、遛狗、散步,间或发发近照,生活惬意至极,她终于过上了一直向往的平凡生活。用她自己的话说,“我觉得能够很自在的游荡人间,就是最快乐的事情。 ”

2016年10月,王祖贤的父亲去世,她从加拿大返台奔丧。媒体追问她感情的动态,她说,“一切空白,我的感情生前都了了,以后也是空白。”

其实,不只是对待感情,“空白”二字可以作为王祖贤整个人生的注脚。“空白”解释了这个女子眼里常常流露出的清冷,解释了她为何年纪轻轻却全身而退,也解释了她与佛教命中注定的缘分。

著名作家、编剧李碧华曾这样评价王祖贤,说她本身有种出尘之感,这让她饰演鬼狐显得得心应手,浑然天成。大概是因为她是佛教徒的缘故吧,总感觉她不属于人间,起码她不应该出现在我们身边,她好像是狐女在人间的倒影,被我们世人窥探,而后绝尘而去,红尘也只是她短暂停留的驿站,我们捕捉的仅仅是她的倩影,虚无中的美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