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子公司高尔夫无证营业6年 举报后仅罚300万

思念子公司高尔夫无证营业6年 举报后仅罚300万

“当年征地的时候是说要建生态园,现在却改建成了高尔夫球场。现在土地已经永久性被破坏了。”

周继生最近一直在忙一件事—他想给国务院写封信,说说自己村子的土地被违法占用建设高尔夫球场的事情。周继生是北京昌平区小汤山镇赴任辛庄村的村民,离他们村子500米远的地方,就是北京净山湖高尔夫球场(以下简称“净山湖” )。

“当年征地的时候是说要建生态园,现在却改建成了高尔夫球场。”这是周继生和周围村庄的村民们都很不能理解的事情,始料未及的麻烦随之而来,高尔夫球场在日常运营中,维护草皮使用的化肥、杀虫剂、除草剂、消毒剂等化学物质农药高达庄稼地所需的5倍以上。这些化学制药剂会随着雨水和灌溉水渗流到周边水体和土壤之中,毒化土壤,甚至会污染地表和地下水等。“现在土地已经永久性被破坏了。”周继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从高尔夫球场开建的那一天起,村民们就自发地找有关部门,但没有一个部门给出明确的说法。”周继生说,大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村庄的土地一点点地被破坏。

尽管2013年,北京市国土资源局昌平分局(以下简称“昌平分局”)对于周继生的举报给出了回复,但又快一年过去了,回复的事情始终写在纸上,“完全没有被落实。”周继生说,一次次地找,昌平分局的答复就是以书面回复为主。

到现在,净山湖依然在正常营业,且每周末前去打高尔夫球的人不在少数。“每天都很热闹,车来车往的。”住在附近的何晓丽说。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净山湖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11月,是由郑州思念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念公司”)投资建设的集高尔夫球场、房地产项目于一体的企业。思念公司是中国最大的专业速冻食品生产企业之一。

2008年,思念公司开始着手北京“净山湖高尔夫俱乐部”的项目策划和营运工作,其中亦有同步建设别墅等房地产配套项目,其地点在北京市昌平区小汤山镇大赴任庄村。

净山湖高尔夫占地1500余亩,是一个标准的18洞丘陵风格球场,球场总投资约为2亿元人民币(6.1921, -0.0061, -0.10%),球场配套有约3600平方米的高尔夫会所,在球场内部预留了200亩建设用地,与其配套建设百余栋独栋别墅和花园洋房。

《村民齐永文与北京市昌平区小汤山镇赴任辛庄村经济合作社、北京银杏苑生态园林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的判决书中对此进行了详细的阐述。

2009年3月7日,当时身兼赴任辛庄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和经济合作社社长三个职务于一身的周瑞云组织全村党员大会,在会上,他宣布将本村437亩集体经营的土地承包给北京银杏苑生态园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杏苑”)。承包的437亩土地,由两部分组成,大部分为原集体自留地,还有部分为2006年收回出租到期土地190亩。

当时就有村民反对,称必须召开全体村民大会才能决定这件事情。“村民有权了解合同内容”。

但周瑞云在会上称合同内容没有必要让村民了解。会议解散之后,银杏苑就开始在承包地上施工了,村委会还协助该公司动员村民迁坟。村民们找到镇政府反映这个问题,镇领导表示不知道也并未批准上述承包合同,并责成村委会召开村民大会,公布合同内容征求村民意见,在没有取得村民同意的前提下,停止一切施工。

不得已,周瑞云将承包合同给反映问题的村民出示,看过合同的村民发现合同中的租金(1200元/亩)明显低于本地(5000元/亩)的平均水平,并且村民自身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上的承包期只剩余23年(至2027年12月31日止),但该合同的承包期限却是30年(至2038年12月31日止)。

村民又找到镇政府,要求镇政府出面废除该合同,把耕地归还给村民,但镇领导表示,按《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村民自治,镇政府管不了具体问题,有争议可到法院起诉。

2009年5月,齐少文等几名村民以“土地承包合同费用低、年限不合理”为由将经济合作社和银杏苑告上了法庭,但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2009年11月,昌平区法院一审判决齐少文等几名村民败诉。

在这场诉讼中,经济合作社辩称,与银杏苑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双方主体合法、意思表示真实,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并且履行了法定程序,为有效合同。经济合作社作为村集体经济组织,有权根据绝大多数村民的意见对外签订合同。

经济合作社的理由是,2004年10月11日,根据北京市昌平区委文件,经济合作社召集全村农户召开土地确权分配会议,经全体农户同意形成《土地确权分配补充方案》,其中包括原告在内的大部分农户均不愿意种地,同意由集体统一对外分包、经营。其后,村民们按照该方案确定的标准,按年领取土地收益。

2008年11月,村集体经逐户确认,在超过一半的农户同意的情况下,与银杏苑签订《土地承包合同》,并收取了土地承包金,发放给包括原告在内的全体村民。

最终法院认定,起诉村民个人不是经济合作社与银杏苑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的当事人,依据合同相对性原则,个人无权提出该合同无效之诉。且涉诉土地属于集体所有,涉及全体村民利益,经济合作社与银杏苑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依法召开了村民大会,并经过了2/3的村民同意,亦则不能代表其他多数村民的意思表示,亦不能否定村民代表大会的意思表示,个人作为单个村民作为原告,主体不适合,故齐少文对被告北京市昌平区小汤山镇赴任辛庄村经济合作社、被告银杏苑的起诉应予驳回。

既然诉讼的路走不通,那只能找有关部门举报了。从2012年开始,周继生和其他村民们踏上了漫漫举报路。

功夫不负有心人,针对周继生举报的净山湖一事,2013年10月,昌平分局终于给出了回复。昌平分局在《关于北京银杏苑生态园林有限公司在小汤山镇赴任辛庄村建设高尔夫球场的回复》中写道,2008年9月,银杏苑分别租赁位于昌平区小汤山镇大赴任庄村、赴任辛庄村的集体土地建设高尔夫球场;2008年5月至2010年11月间,该局先后三次对银杏苑下发了《责令停止国土资源违法行为通知书》,并于2012年12月28日对银杏苑下达了《国土资源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占用规划为建设用地的,没收银杏苑占用的小汤山镇大赴任庄村262.27亩集体土地上建设的楼房、棚房、彩钢房及场地硬化等共计28000多平方米,罚款将近420万元;对占用规划农用地的,责令银杏苑退还占用大赴任庄村、赴任辛庄村966.6亩集体土地。限期拆除在该地上建设的高尔夫球场、球洞及场地硬化的地面,恢复土地原貌,罚款1500余万元。

昌平分局称,2013年5月,曾对银杏苑下发了《催告书》,7月,移交至昌平区法院。8月15日,银杏苑缴纳300万元罚款,昌平分局也依法对其进行了查处。

“就回了这个函,然后又没有消息了。”周继生说,他又去了昌平分局,想问问“净山湖”为什么还在营业,对方的回复就是“自己没有执法权限”。

村民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值得注意的是,银杏苑与赴任辛庄村的土地承包合同的签订日期是2008年11月,这也就是说,签订合同的主体赴任辛庄村经济合作社是先签订了承包合同,才召开了村民大会告知了村民这件事情。

在时代周报记者得到的一份承包合同上,明确地写着“甲方协助乙方在现有土地允许的范围内正常经营:帮助乙方办理大农业种植、生态园林、农业观光、休闲体育、新农村建设改造开发申报手续”。

“当时想种地也不挣钱,包就包出去了吧,还能有些收入。”周继生说,占用的土地大部分是水浇地,就是耕种过的耕地和基本农田,“之前种玉米、大豆和小麦的。”

周继生证实,前三年,那块地确实一直在种树,所以村民们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直到2011年,净山湖开始大肆进行土地硬化的时候,他们才知道那里要建一个豪华的、大型的高尔夫球场。

实际上,早在2004年,《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中就明确将高尔夫建设用地列入禁止用地项目当中。此后,国家又多次强调要抓紧清理整改高尔夫球场,严肃查处违法占地、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维护土地利用和管理秩序。

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是,净山湖是昌平区小汤山镇政府和思念集团合力推动的。时代周报记者始终没有联系到赴任辛庄村村委会,也没有联系到银杏苑,昌平分局办公室有关人员给出的答复是不方便说这件事情,“要经过正规采访的程序。”

但2013年6月,昌平分局给《中国产经新闻报》的回复证实:净山湖高尔夫球场未办理用地审批手续。回复称,该项目实际投资方1家,为北京银杏苑生态园林有限公司,该公司共非法占用小汤山镇大赴任庄村、赴任辛庄村集体土地1228.87亩。其土地利用现状为:其他林地421.81亩、公共设施用地1.21亩、公园与绿地631.75亩、设施农业用地40.11亩、有林地89.65亩、其他草地15.94亩、农村道路10.90亩、河流水面0.07亩、沟渠17.44亩。规划土地性质为建设用地262.27亩,一般农用地966.6亩。

没有办理手续的净山湖依然在正常营业,看来周继生的举报之路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更多

工商银行泉州分行获评2021年度泉州市银行业机构服务民营和中小微企业发展评价二等奖

建设银行发起设立住房租赁基金,助力发展长租房市场,增加保障性租赁住房供给

更多

平安人寿推出盛世金越尊享、御享财富、财富养老三大产品,为客户守护稳稳的幸福

更多

中国人寿宁德分公司总经理助理张志刚一行到周宁县梅度村开展脱贫攻坚慰问活动

发展改革再提速 重振起航再出发——中国人寿福建分公司2020上半年工作会召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